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絮语的博客

寻找一片宁静的空间,絮絮叨叨,自娱愉人,则无憾矣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心,永清幽一角……

文章分类

【原创】 心痕  

2016-08-11 20:33:05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       那位老哥一定不会想到他被我反复念叨、感激,他的模样就那样随着那段特殊的经历被刻在了心底。
        那天,西安,某大学自主招生面试进行中。原本得到的通知是面试时间从下午一点至下午五点之间,于是早就预订了晚上七点四十分从西安飞往重庆的飞机,第二天要参加重庆一大学的自招面试。孩子早已进考场,独坐在考场楼东头的树荫下,数一会儿头顶上的枫树叶子,远眺一会儿那片紫色宜人的薰衣草,再看一会儿表。时间一分一秒流逝,总等不来孩子。下午四点半了,再也坐不住,走到考场大门楼的大门前,心里焦急起来,如塞了一把乱草。因为从大学到西安飞机场,来时出租车走了一个半多小时。而进到机场,还要取票,安检,登机,又需要提前一个多小时,再不出来,赶往机场就要来不及了。在考场门口踱步,可就是看不到孩子出来,那份焦灼不安,也是一生难忘了。
       五点时,还不见孩子出场,无奈之下,想要改签到晚上十一点的飞机,可遗憾飞往重庆的航班已经没有机票。五点半,孩子仍没有出场,那时,几近绝望了,心想,不行就放弃重庆的面试,可孩子做了那么长时间的准备,好不容易初审过了,放弃面试,是如此纠结的事……等看到孩子出场的身影时,看看表,已经近五点五十分。原来,孩子抽到的号是他那组的倒数的号,而那组的面试老师又进行的特别慢……孩子边说着,我们边向学校大门外跑着,无论如何,先赶往机场再说了。【原创】 心痕 - 絮语 - 絮语的博客
 
        出了学校大门,拦下一辆出租车,结果司机师傅说不去机场;再拦下一辆,师傅是个五十多岁的老哥,肤色微黑,高鼻梁。听我们说完情况,老哥爽快说:“上车,包你们登上机。”看我们惑然,他一口地道西安话:“我跑车十八年了,放心就是。”我们别无选择,上了车。老哥很健谈,他听我们是山东的,立即感慨:“啊呀,山东娃子,学的厉害,肯定没事。”我们却是无心和他攀谈,只希望他开快点,再快点。他一边熟练驾车,一边安慰我们:“没事,一定能到。”听他这样说,心下稍安,可依然揪着。老哥稳稳开着车拐来拐去,他并像来时那位司机那样走高速,而是抄近道走。结果,仅用了一个小时,就把我们送到了飞机场,而出租车费也比来时少了五十多块。我心里暗叹:“老哥是位良善之人。”我们下了出租车,来不及多说道谢的话,奔进机场,就听到飞往重庆的飞机要检票登机了,快速取票,安检,气喘吁吁跑往登机口,站到等机队伍里,心里犹像揣着一面正敲着的大鼓,扑通扑通……
       后来顺利赶到重庆,孩子顺利通过了面试;再后来,孩子如愿拿到了重庆那所大学的录取通知书,高兴之余,反复念叨:“如果没有那位善良老哥的轻车熟路,这通知书不会如此契合心意了吧。”那位西安老哥,十几年的出租车生涯,也许不会记得我们几个过路者,可他的善良之举,他的别有韵味的西安话,在我们心里镌刻下永难磨灭的一笔吧。
        人生之旅,是一条充满意外的奇趣小路,人与人之间,有相遇,有分别,谁会在谁的道路上划下深深印痕,而永刻于心灵中,还真说不准。
       那时,刚上高一,正是青葱年龄,个子一段时间内突然“长势迅猛”,心里没有高个儿的自豪,反而感觉比周围女孩高出一截的不适,下意识里,总是耷拉着肩膀,低着头。一次,和一个外号叫“兰叶儿”的女孩一起走。兰叶儿圆脸,皮肤白皙,爱笑,一笑起来,眼睛眯成两道缝儿,平时话不多。那次,她却拍了一下我的背,说:“抬头挺胸走,都驼背了。”我暗吃一惊,下意识里挺直背,并从此后渐渐习惯抬头挺胸走路。后来,高二时分科,我去了文科,她依然学理。
       如今,高中留在印象里的同学,大多是文科班的那一帮。因不在家乡工作,与高中同学也很少联系,理科班同学,已经不记得几个了,兰叶儿的模样,却始终深深印在脑海里,有时候,走在路上,低头时,还会不由自主地记起她清凌凌的话:“抬头挺胸走……”兰叶儿,你一定想不到,你的不经意的善意提醒,让我如今人到中年依然身姿挺拔。你也肯定不会想到,那么多同学中,你是让我念念难忘的为数不多的几位同学中的一位,祝愿爱笑的你生活安好。
【原创】 心痕 - 絮语 - 絮语的博客
 
 
        其实,人生的际遇充满了无数的偶然,我们无法预期会遇到谁,会告别谁,但相遇并能够留在别人心里的人或事,却也有其必然的吧。
       大学时,正是风花雪月的年龄,读书,唱歌,跳舞,逛街,郊游……当时曾经不亦乐乎,如今,那一切已被时光的风吹的烟消云散了。在记忆里留存下来的微乎其微。前些天,一个潍坊的大学好友来玩,她翻拍了保留的几张照片拿来给我看,其中一张,男男女女七个同学,站在深过膝盖的草丛里,笑得一脸灿然。照片上的我,个头高挑,一袭白裙,白色遮阳帽,笑容也是蛮甜美的。可如今,却回想不起当时因为什么有了这次郊游,当时的具体情形又是怎样的。照片上的几人,有的据现在的感觉,大学时并非深交的好友,当初,怎么就一起有了那么一次浪漫同游,而如今却只剩回想不起来的淡淡遗憾呢?
       大学时, 另一段平淡无奇的经历,却一直清晰地印心里。大二那年夏天,一次骑车去商店买东西,路上因躲避一个突然跑过来的孩子,车前轮向马路边的水泥台边撞去,一下子摔下来,右膝盖触地,瞬时疼痛钻心,一看,血肉模糊了。后来,在别人帮助下一瘸一拐地回校,在宿舍躺了一星期多。这期间,舍友薇薇、蜜蜜等每天帮着打饭,提水的情形如今历历在目。因无法移动,大夏天的,舍友们帮着提来热水,让我在宿舍里擦澡的情形,又怎能忘怀呢?班长前来慰问,喊我名字,最后一个字的儿化音,也犹在耳畔。原来,时光也不是绝然无情,那些暖心的东西不经意间,已经深深藏在了心底。【原创】 心痕 - 絮语 - 絮语的博客
  
         前些天,在微信上读到了一篇文章,其中有几句话说:“我会对你好,但如果你不对我好,那我会收回我的好,我很善良,但我的善良有锋芒。”读过后,曾经深思了很久。生活中,一味善良,常常会被别人视作傻的吧。的确,善良很多时候会被某些人看作是翻墙的梯子,用过就丢弃了。于是善良常常成为伤害善良者心灵的魔爪,而被人们躲避。马路上倒在地上的老人,“扶不扶”,已成为人们反复掂量的问题,这也许是对善良的拷问?所幸“我本善良”,善良之光始终会如春阳般温暖人心。生命历程中的曾经的欢乐会渐渐淡去,伤痕会渐渐愈合,而那些不经意间的善良之举,却温暖如输入血管里的热血,只要生命犹存,就一直鲜活在心灵中。
        生命短促,一路走来,你们的善良,我心留痕;我的善良,也必然为你们留存!
  
           
       
  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03)| 评论(35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